搜索
搜索
tel

400-609-1973

柳林酒业

柳林酒业

ABOUT LIULIN LIQUOR

柳林文化

您的前位置:
首页
/
/
/
美酒启智判冤案

美酒启智判冤案

2019-12-28 11:08
  凤翔,初唐时归属岐州管辖,位于都城长安以西一百五十公里,扼守“关中四关”之一的散关,是古代由秦入蜀的必经通道,其对于大唐政治影响向西传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唐太宗时期,李靖奉命镇守凤翔,在任期内岐州发生了一件令人啧啧称奇的推理案件。
  故事开始,话说岐州有一老农,每日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生活单调枯燥。一天,老农照往常一样,天刚蒙蒙亮就扛着农具下田劳作,一锄头下去只听见“嗡”一声闷响,老农情知不妙,赶忙俯下身子用手刨开土块,却发现一个土瓮静静躺在泥土里。“谁这么缺德,把自家瓮埋在我家田里,还让不让人种田哩。”老农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土瓮从土里拔了出来。“这瓮看着还挺完整嘛,好好的物件不要丢了真是怪可惜的。”老农看着手里的土瓮自言自语道:“还盖着封布,真是怪讲究。”说完,又自顾自地解下瓮口的绳子。这不解不打紧,一解之下顿时惊恐不已,冷汗直流。瓮中整整齐齐码着的,全是大块大块的金子。
  老农赶忙把土瓮用封布封好,一刻也不敢停留,风风火火地送到了县衙。县令在听老农说完后意识到事关重大,满满一瓮黄金此刻却成了烫手山芋,衙门库房怕是放不了了,那里人多眼杂,一旦事泄难免会有人惦记,思来想去,县令还是觉得放在自己卧室比较靠谱,一来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另外,自己卧室有衙役看守,多少可以安全些。在叮嘱完老农这件事不要宣扬后,县令赶忙回房,致信将军李靖讲明缘由。
  李靖看完来信后,惊诧不已,指派手下袁滋前往查看。袁滋马不停蹄赶到县衙后第一件事就是前往县令卧室查看金块,封布缓缓接起后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块块土疙瘩,翁中所有黄金不翼而飞。这番变故着实给了县令当头一棒,当初将黄金放在卧室乃是自己主意,所知晓的唯有他与老农二人而已,老农一没动机,二没能力自然不会盗金,这盗金的罪名可不就落自己头上了么。如今自己已是百口莫辩,罢罢罢,认栽吧。
  县令自认倒霉,抗下所有罪名被投放大狱,可是任凭狱卒怎么逼问,对于金子下落县令都讲不出所以然来。这也难怪,本就不是自己盗走,又怎么会知道金子现在何处。
  俗话说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。袁滋经历这一场官场风波后下意识地认为本案必有蹊跷,因此上言李靖,请求彻查此案。李靖在批复中指出:“此案非君不可破也。”授予袁滋全权处理此案。
  袁滋虽有权断案,但是这案件太过离奇,由黄金出土到被盗,情节环环相扣,所经手者,唯老农、县令二人矣,老农既有心上缴国库,则断然不会再偷偷取回,倘若县令监守自盗,那么为何一开始要将黄金放在自己卧室?这未免太不通情理。
  眼看着最后发落的日期逐渐临近,袁滋仿佛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乱转。一日,袁滋从狱中提调县令返回衙门后,据说衙役见袁滋愁容满面有意消解他内心烦闷,特意进献柳林酒一坛以宽烦恼。看着眼前的美酒佳酿,袁滋也不拒绝,独坐一旁自斟自饮起来,酒过一半,看着手边的酒坛袁滋突然来了主意,这坛子就好比那土瓮,瓮中黄金好比这坛中酒,装满酒的坛子自然比装满棉花的坛子重,倘若一开始瓮中装的就是土块呢?
  想到这层,袁滋即刻下令命府吏将银库中所有黄金全部取出,又仿照土块熔成同样大小过称,才熔一半就已经过三百余斤,接着,袁滋又叫来老农,在了解到老农当初送金乃是用竹担抬来,又走了不少路程,当即断定土瓮之中本来就是土块而非黄金。至于为何会被认为黄金则是因为老农下地那日正赶上天还未亮,揭开封布后误把土块当做黄金便急急送来,而县令又恐事关重大没有开瓮查看,所以才酿成这般笑话。故事最后,县令冤情得以昭雪,也算是由鬼门关从死到生走了一遭。

| 友情链接

走进柳林 | 集团产业 | 新闻资讯 | 品牌产品 | 服务支持 | 柳林文化 | 人才招聘

陕西柳林酒业集团有限公司

Copyright ©  2019  陕ICP备19017598号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西安  后台管理